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政策法规 >
为古镇“贴”上“护身符”
时间:2013-08-19 18:28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付光禄

西沱古镇

    西沱位于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是首批国家级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但由于对古镇的历史文化价值认识不足,加之不合理的开发建设,西沱古镇从整体景观到单体建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加强西沱古镇保护刻不容缓,近十年来,石柱县镇人大及人大代表一直呼吁加强西沱古镇保护,传承传统文化。县人大常委会更是从多个方面推动西沱古镇的立法保护工作。经过多年酝酿和论证,《西沱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保护条例》终于破茧而出。
    为古镇“贴”上“护身符”
    从一项社区调查开始,到县人大代表提出议案,再由代表议案变成正式的立法议案,立法议案又回到社区征求市民意见,再提交县人大常委会审议并获全票通过……笔者发现,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十七届人大四次会议日前审议通过的《西沱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每一个立法环节都与民生、民智、民意息息相关。
   “该《条例》待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后实施。” 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吴立培介绍说。
    保护古镇呼声不断
   “西沱古镇保护终于有法可依了,我倍感兴奋。”县人大代表、西沱镇沿江社区居委会支部书记谭红建高兴地说,为了这一天,古镇上的居民做出了很多牺牲和贡献。
    谭红建说,和周庄、同里、乌镇等其他首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相比,西沱古镇老街居民流失严重,很多老民居空置,云梯街人气低迷,严重影响了游客的兴致。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何在?谭红建认为,云梯街古民居以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木结构房为主,但古建筑不能满足现代生活的需要。由于对文物保护有规定,作为业主的居民没有拆掉重建的权利,修缮能力也有限。因此,大多数居民放弃了云梯街的住房,迁至生活方便的新区居住,对老房放弃不管,导致云梯街60%的房屋成为危房。10年来,云梯街倒塌的文物级房屋有:绣花楼、万安客栈(民国时期忠石万三县联防司令部)、罗家药铺后院、熊家宅院和同济盐店等建筑。虽然熊家宅院在市县民委的大力支持下得以复建,下盐店、和成商号、二圣宫3个古建筑在市县文物部门和移民部门的关注下也得以复建,但仍然有熊福田故居、关帝庙、张飞庙等古建筑面临坍塌的境地。目前的云梯街,已形成了古建筑一边复建、一边继续垮塌的怪现象,云梯街也逐渐成为西沱镇的贫民区。
    悦崃镇人大代表、镇长王淑蓉原是西沱镇分管旅游的副镇长,她告诉笔者,云梯街的现状,严重影响了西沱古镇的形象和居民的生活,也严重影响了创建文明卫生城镇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她认为,《条例》的出台,使云梯街的保护和开发以及居民的合法权益得到了明确的界定,也有利于西沱古镇的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对于西沱镇的文化、旅游和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多年来,由于对古镇的历史文化价值认识不足,以及不合理的开发建设,西沱古镇从整体景观到单体建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新建的盘山公路将云梯街拦腰截为三段;许多传统建筑得不到及时维修,破损严重;新建建筑在体量、色彩、形式等方面与老街不协调,破坏了街道景观。虽然有国家历史文化名镇的“金”字招牌,但由于财政拮据,资金缺口过大,使其与乌镇、周庄等古镇的保护和修复工作相差甚远。
    随着西沱经济的快速发展,古镇保护与建设的矛盾日益突出,加强西沱历史文化保护工作,切实规范古镇的开发建设已刻不容缓。
    代表建议立法保护
    一直以来,尽管县政府有关部门及西沱镇对私自进行改造、损坏历史文物的行为采取了一次又一次的专项整治行动,但受利益驱动,一些人置古镇保护于不顾,肆无忌惮地在保护区范围内乱搭乱建。一些部门以不属管理权限为由,对古镇损害行为睁只眼闭只眼。
    谭红建代表是立法保护西沱古镇的倡导者之一,他曾多次建议立法保护西沱古镇,《条例》在征求意见的时候,他最关心的就是要把对传统文化的挖掘与保护写入《条例》。他认为,西沱镇云梯街集传统商业、旅游休闲服务与居住为一体,保存了较为完整的历史风貌,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是三峡沿江地区古场镇的杰出代表,其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理应得到长期有效的保护。
    石柱县委、县政府对西沱古镇保护工作高度重视,县人大常委会更是从多个方面推动西沱古镇的保护工作。经过多年酝酿和论证,全县上下对制定《条例》形成了共识。
    县人大常委会民族法制工委主任秦建红告诉笔者,《文物保护法》、《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风景名胜区条例》,以及重庆市相关法规、重庆市政府批准的《西沱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保护规划》等均对历史文化名镇的保护作出了明确规定,“制定该《条例》,就是对相关法律规定的进一步细化,有利于西沱古镇的保护和开发。”
    县人大常委会民族法制工委副主任谭太安告诉笔者,云梯街悠久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独特的建筑风格得到了很多专家的认可,在各大学建筑教材中均有相关内容。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院张辉院长称之为“长江腹地的宝贝”,南京大学教授贺云翱也对云梯街赞赏有加。
   “制定《条例》,切实加强对古镇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积极引导、合理开发,协调处理好古镇保护与地方发展的矛盾,促进西沱科学发展,既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也是民族地区人大立法工作的应有之义,更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隆文波认为,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充分运用拥有的半个立法权,加强古镇的立法保护,将进一步促进西沱古镇的保护和开发。
    立法听证进社区
    2012年10月13日,县人大常委会在西沱镇沿江社区居委会办公室召开《条例》立法听证会,这是该县历史上首次将立法听证会开进居民小区。此次听证会的内容是《条例》修订草案,由听证陈述人述说古镇缺乏专项法律保护的困惑,陈述人都是本地居民。
    沿江社区居委会办公室面积不大,20名听证陈述人,10多名听证会组织者,就把会场挤得满满的。居民老谭在会场外的过道上坐下来,他不是听证陈述人,不能在听证会上发言。他只是有点好奇,立法听证会开进社区,有什么用?
    老谭告诉笔者,西沱古镇老街居民流失严重,很多老民居空置,云梯街人气低迷,严重影响了游客的兴致。由于没有相关的保护法规和具体实施细则,这项工作一直陷于较为艰难境地。而同为十大历史文化名镇的周庄、同里、乌镇等古镇,保护与开发达到高度统一,实现了保护与开发的良性循环,古建筑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开发,居民收入明显提高,并拉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
    7个月后,在县十七届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条例》草案中,老谭看到,他关心的问题都有了答案。
    县人大代表陈勇认为,这样的听证会是“真听真证”。
    采访中,笔者了解到,《条例》从提出到酝酿,到草案的表决通过,历经两年,数易其稿,由最初的五章四十七条,先后修改为五章四十一条,五章四十六条,五章五十一条,最后定为五章四十九条。这凝聚着众多人的努力和付出。
    经过充分的立法论证,《条例》被纳入重庆市人大《地方立法规划》2013年审查和批准项目。
    2012年6月6日,县人大常委会成立了起草工作领导小组,并召开了《条例》起草工作会议。
   “规划多,但不统一;投资部门多,但不统筹。建议机制要完善,部门配合要得力。”这是西沱镇人大主席秦华祥在古镇保护调研座谈会上的发言,也是《条例》起草组多次到西沱镇实地调研座谈收集到的普遍性意见。此外,《条例》起草组也多次召开县级相关部门座谈会,广泛听取意见,认真查阅资料,充分借鉴外地古城(镇)保护的立法经验。
   “西沱历史文化名镇范围内的古街区、文物古迹、传统建筑、街巷风貌、古树名木、山地特征及水系等生态环境,现在均为保护对象。”县人大代表、西沱镇党委书记冉启明很为这种全方位的保护思想和举措感到欣慰。
    2012年11月至2013年3月,县政府常务会议、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县人大常委会会议、县委常委会议分别对《条例》讨论稿进行了审议,形成了《条例》征求意见稿,送市人大和市政府相关部门征求意见。
    2013年3月13日,市人大民宗侨外委主任委员石小川一行,就《条例》的制定进行专题立法调研,并提出意见和建议。5月14日,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调研组实地考察了以云梯街为主的西沱古镇保护与开发情况,对《条例》的制定提出了建设性建议和意见。
    2013年5月22日,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十七届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西沱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保护条例》草案。“《条例》有两个方面的亮点:一是落实了专门的保护管理机构,消除了多头管理的现象;二是古镇保护的经费得到了落实,规定了本级财政每年资金投入不得少于300万元。”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吴立培说,《条例》已经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待市人大常委会会议批准决定后实施。
  (责任编辑:白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