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遗产 >
绩溪:万人众筹保护千年古村
时间:2014-08-10 09:35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罗伟

尹明珠老人的家忍先堂。

仁里村老人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得到修缮。

仁里村老人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得到修缮。
 

   “SOS!每天,300余个自然村正在消失。绩溪仁里古村落群有1460多年历史,是徽文化重要发源地,而她正在消失的边缘。尽您我之力,保护传统古村落、古文化。您的加入,是在保护一种文化,传承一种信仰,是一种精神!”

    打开淘宝网众筹板块,选择10元、29元、49元,直到59999元,就可以为保护安徽绩溪仁里古村贡献相应的力量,这是最近在淘宝网上非常火的“万人众筹,重建中国最美古村落”项目。该项目由绩溪县仁里村村委会和仁里村的百岁老人共同发起,为了给仁里村古建筑的维修改造筹集资金,目前认购率已经超过了1000%。

   “筹集资金是一个目的,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让大家都参与保护仁里古村才是最大的目标。”该项目的承办公司之一安徽亮景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洪万智向记者表示。

    筹集资金保护仁里古村

    今年100岁的尹明珠从23岁嫁到仁里村,就一直住在忍先堂内。这座清代古宅一门三阙,左通正屋,前通小巷,余屋数间,为清代绩溪著名中医程希濂的故居。

   “这是我公公留下来的房子,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在这里,我抚养了我的7个儿女。”对于尹明珠,这座老屋承载了她初为人妇、再为人母以及随后近一生的记忆。而用32年的时间,买回“土改”和“文革”时期被分给其他村民的屋子,让她对忍先堂更多了一份特别的感情。

   “房子不修不行,要倒啊!一定要修!”逢人来访,尹明珠就会指点着忍先堂损坏的门窗、天井,表达着她的担忧。最近几年,随着儿孙们外出打工,偌大的房子只剩下尹明珠和儿媳居住,由于缺少维护,忍先堂的建筑构件被雨水侵蚀、白蚁咬噬,亟待维护。

   “发起重建最美中国古村落项目,目的之一就是筹集资金,修缮包括忍先堂在内仁里村的18栋古建筑。”洪万智说。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截止于8月21日,有10个不同的支持金额,最少为10元,最多为59999元。同时,支持不同的金额会得到相应回报,比如捐赠10元,可以得到全村百岁老人联名电子感谢信1封;捐赠59999元,可以得到价值约2660元的绩溪周末2日深度游套票10份、价值约999元的徽州特色豪华木雕1座等10项回报。

    截至8月5日中午,该项目共筹集到资金53万余元,支持金额集中在10元至699元之间。来自山东菏泽的小刘捐了199元,他说,去年毕业时去安徽绩溪旅行,在仁里村停留了2天,在被精美古建筑震撼的同时,也对它们的破败残损心疼不已。“我刚工作也没有多少钱,但是捐赠一点是一点。大家都捐赠一点,古村落的保护就会有很大改观。”

    谋求发展同样重要

   “房子需要有人住,古村落才能保护下来。”采访中洪万智反复念叨,而实际情况是,仁里村目前保存比较完好的古民居有70多栋,由于年轻人外出打工,这些古民居里只有一两个老人居住。老人没有精力维护房子,所以不少民居外观看起来保存完好,其实里面的梁子、柱子已经开始腐烂。铁路专家程士范的故居程松堂,户主程加滨老人因身体状况不佳无力维护老宅,院落多处长满青苔,里屋终年无人居住,蜘蛛网密布,景象惨淡。

   “筹集来的资金也会用于古民居的改造,将它们改造成乡村客栈。”洪万智表示,这一方面可以把这些空置的房子用起来,免得陷入维修—空置—维修的怪圈;另一方面,老房子有了一定收入,在外打工的一部分年轻人会愿意回来,让古民居在有人维护的同时,把人留住。记者了解到,在这18栋亟须修缮的古宅中,其中有4栋民居中的28间屋子将被改造成乡村客栈。“部分民居属于县级文保单位,对于这些古建筑,修缮改造时会编制方案报相应级别文物部门批准。”洪万智表示。

    仁里村第一书记曹天斌直言不讳地指出,政府计划利用资源,将其规划为乡村旅游的一部分,形成以乡村旅游为主导产业的古村落。

   “我们希望以市场的机制来引导,让旅游公司、房屋主人、游客共同来推动。”洪万智说,淘宝网众筹平台关注度较高,期望以这种方式,让更多人关注仁里村,也让更多人参与到保护的行动中来。

    而对于筹集到的资金如何保证专款专用,曹天斌告诉记者,作为一项公益活动,淘宝网与仁里村都会参与资金的监督和管理,保证资金用于修缮改造古建筑。“淘宝网会确保资金发放到需要修缮改造的居民家,村集体会监管这笔资金的用途,保证该笔资金确实被居民用于保护古民居。”

    古民居利用应多样化

   “古村落要保护下来,必须发展。”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罗德胤表示,文化遗产本身包含着知识,有教育的功能,而民众又有了解的需求,所以发展旅游是大多数文化遗产必然要走的一条道路。

   “然而,发展旅游只是一种途径,不是最终目的。对于古村落来说,旅游发展带来的其他产业发展,才能产生最大的效益。”罗德胤举例,比如发展当地的特色农业,出售特色农产品,再比如每年策划几次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这一方面可以减少旅游对古村落的干扰,另一方面盘活古村落,让古村落活下去。

    对于其中古民居的改造,罗德胤认为,古民居应该融入现代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古民居进行改造是必然的。但是哪些可以改造,哪些必须按照文物的要求进行保护,需要甄别。“一般来说,文物价值很高的,必须原样保护。一般的古民居,可以进行适当的改造适应现代生活,比如安装抽水马桶、增加取暖设备等。”

   “古民居的利用应该是多样的,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改造成酒吧、咖啡馆、客栈等,但是也要把握好度,尽量在最少干预的情况下实现最大的收益。而一个成功的改造取决于好的设计,需要有想法的设计师进行设计,才不至于对古民居造成破坏。”罗德胤说。

   “一个古村落能保存下来,需要投入上千万的资金。而完全依靠政府显然不可能。社会参与是必然的趋势。”罗德胤认为,古村落能保存下来,得益的也不仅是政府,而是全社会。所以全社会参与、各个渠道资金投入是必然的选择。各地应该根据自己的情况探索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责任编辑:白燕)